栏目导航
最准确的六合
知网,还要在垄断之路上狂奔多久?
时间:2019-02-24

  目前知网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截至2017年底,中国知网占领机构用户2万多家,个人注册用户2000多万人,全文下载量达20亿篇次/年,网站同时在线用户超过15万人。有说法称,90%以上的中国学术资源检索和全文下载来自于知网。

  中国青年报在当年发表评论称,“中国知网还带有极强的垄断性――它不仅是海内知名度与论文载量均排在前列的中文数据库,还被有关部门批准为我国唯一的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正因带有独一性,就制约了用户决定使用其余数据库的自由,知网也就有了应用垄断地位肆意涨价的底气。正如一专家所说,它一边搞着垄断,一边还要搞市场化牟利,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会受到干预的。等候有关部门能对知网的任性涨价予以干涉。”

  同方股份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同方知网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5.02亿元,毛利率达到58.8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6057万元。

  至2018年,因知网涨价而导致高校暂停续订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曾因年均涨价近19%被高校抵制

  2006年10月,《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通过验收。该工程总投资 3.45 亿元, 2005 年,寰球文献下载总量达 12 亿篇,服务对象约为 2600 万人,全年总销售收入 1.4 亿元,利润 0.26 亿元,其中 2005 年海外销售额为 3200 万元。

  天下苦知网久矣。最近,学术界对于知网的吐槽亘古未有: 下载一篇文献只有7元,然而须要最低充值50元才华购置;涨价幅度每年都在10%以上,高昂价钱曾令多地高校停用,最后却又不得不屈服于知网的垄断位置而无奈交钱;年收入近10亿,却把阅读卡当作者稿酬…… 知网收费模式堪称槽点满满,归根结底,都是重盈利性而忽视公益性造成的。作为一个国际性知识资源平台,知网本就承载着国度提升学术科研水平的冀望,其背地更有教诲部、科技部等多个部分的支持。 可能说是国家力量成就了知网,是学者们的学术成果支撑了知网。但它在把持海量文献数据之后,不仅对应用者划定了最低消费额度,更依靠本人的垄断地位,对各高校连年涨价。以低廉的价格一次性买断作者的学术结果,报酬方法却成了面额不等的浏览卡,真堪称肥水不流外人田。最难堪的是,作者不仅没拿到什么钱 ,再去下载自己的文章时,竟然还要付费。

  

  事件回忆↓↓

  知网首页

  2014年,同方光盘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澎湃记者:陈宇曦

  毛利率保持60%左右

  同方股份发布于1月31日的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比较,将涌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5亿元到-17.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4.5亿元到-20.2亿元。

  不仅是涨价凶猛,知网的收费方式也曾受到质疑。

  “这些年来CNKI公司涨价幅度过大的举动已经受到全国很多高校的抵制,包括良多有名的985高校。2000年以来CNKI公司对我校的报价,每年价格涨幅都超过10%,特别是2012年涨幅高达24.36%,从2010年到2016年(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

  据中国青年报2016年报道,2016年3月31日,北京大学官网上贴出中国知网(以下简称“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 “图书馆订购的‘中国期刊网’(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2015年合同期已到,因为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图书馆目前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2016年的续订谈判,上一年度合同截至2016年3月31日,期满后数据库商随时可能中断北大的访问服务。”

  知网本是把“知识付费”实行地最有力的平台,到头来消费者的钱没交到作者手上,反倒悉数付给了它这个“旁边商”。此外,当初大多数学校都已与知网的查重系统配合,但据利用者反映,该系统的查重技术缺乏精准性,在必定程度上反而妨害了学术发展。 知网的垄断是政府局部助力、历史形成的,且学术资源的集中统一管理能够提高使用效率,客观上存在一定公平性。但不管如何,垄断性产品实际上就是公共产品,必需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公益性质,否则将成为妨碍发展的公害。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学术资源的垄断性平台更需体现公益性。知网在公道追求利润的同时,必须负起更多公益任务,不能因为坐拥海量数据就对自己的侵权、牟利行动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随着人们维权意识的增强,知网靠垄断平台躺着挣钱的如意算盘该停停了。知网需要更新的不应只有技巧和数据,还应在经营理念、服务意识高下下功夫。平台的公益属性应当进一步加强,破费者和研讨者的权力都必须得到尊重和保障,绝不能为企业的一己私利,占了国家的便宜,又寒了学者的心。(半月谈评论员 杨建楠)

  简单地说,中国知网上收录了海量的学术期刊、文献内容。通常从本科生开始,撰写课程或是学位论文,收集材料,做文献综述,都免不了要浏览大量的前人研究成果以理解行业发展情形,阅读知网是绕不开的一环。因此,已经拿到博士学位的翟天临,不晓得知网是什么,就说不过去了。

  武汉理工大学的情况不是个例。

  武汉理工大学先容,中国知网对该校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达到132.86%。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的师生接到了知网停用的告诉。随后武汉理工大学在微博宣布说明称,“目前2015年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合同到期,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CNKI)公司的会谈不成功。”

  根据同方股份2017年年报,同方知网主要从事互联网出版与服务业务,目前已经造成了“中国知网”(CNKI)门户网站,为用户供应《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国学术期刊数据库》《中国博硕士论文数据库》等一系列产品。中国知网文献总量达2.8亿篇,中外学术期刊品种达58000余种,个人用户达2亿以上。

  2016年,武汉理工大学在微博称知网续订价格涨价离谱

  2016和2017年,知网经营主体同方知网的净利润辨别到达1.76亿元、1.96亿元。2018年上半年,同方知网净利润达到6057万元,毛利率长期坚持在60%左右。

  半月谈评论员:杨建楠

  

  中国消费者报近日报道,2018年5月,姑苏大学大三学生小刘在中国知网下载名为《中药》的文献时,网页提示需付费7元。但中国知网“充值中心”设置了最低充值金额制约”,小刘为了下载这篇7元的文献,充值了50元。在购买文献后,小刘想将余额进行退款,却受到了知网的拒绝。对此,小刘将中国知网的经营商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知网公司)告上苏州市苏州区公民法院。恳求撤销最低充值金额限度,退还账户全部余额。

  同方股份阐明称,公司下属参股公司华融泰资产治理有限公司因受到其投资的华控赛格、同方康泰股价下跌、事迹亏损的影响,下属参股公司中国医疗网络有限公司因业绩亏损,出现减值迹象,预计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10亿元到13亿元;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北京壹人壹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因市场竞争加剧,广告投放成果未达预期,收入及利润浮现较大下滑,商誉存在减值迹象,预计计提商誉减值1亿元到3亿元;公司持有的广电网络股票下跌幅度较大,呈现减值迹象,预计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1亿元到2亿元。

  那么,中国知网究竟是个什么网站呢?

  1999年10月,科技部、国家税务总局、对外贸易经济协作部、国家品德技术监督局、国家环保总局等五部委将CAJ-CD(中国学术期刊全文光盘及数据仓库)评为“国家重点新产品”项目。

  来源:半月谈、汹涌新闻

  最终姑苏苏州法院裁决,同方知网(北京)技能有限公司在其经营的中国知网(www.cnki.net )充值中心对最低充值额限度的规定无效。

  1999年4月,CNKI主体工程被列为国家级火炬盘算名目,6月,中国期刊网(www.chinajournal.net.cn)开明仪式 暨中国知识基本设施工程(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简称CNKI)打算讲演会在清华大学隆重举行。

  知网计费标准

  知网(www.cnki.net)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和发行渠道

  “知网是什么?”

  国际资源方面,知网与超过60个国家及地区650余家出版社进行了版权合作,收录外文期刊57400余种,图书866000种,共计2亿余条外文文献。配合的国际学术平包括Elsevier、Springer、Wiley、Taylor&Francis、SAGE、Emerald等全球领军学术集团;美国打算机协会、美国数学学会、英国皇家学会、英国皇家护理协会、莱布尼茨心理研究所等国际专业科技学会;Nurimedia(韩语)、Cairn(法语)、CasaliniLibri(意大利语)跟V&R(德语)等非英语学术资源集群。

  知网达成合作的国际学术资源

  2016年4月1日,北大图书馆发表声名称:“咱们仍在与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进行谈判,努力保持争取到合理的条件,不向商家过分的涨价行为轻易妥协。”

  

  知网收录这么多内容,但想要阅览和获得,可不是免费的。但因为其在学术资源上“大而全”的优势,因而各高校图书馆基础都是知网的客户。借此,知网成为母公司同方股份(600100)的现金奶牛,始终保持着60%左右的毛利率。

  

  知网保持高毛利率、净利润丰盛的起因,自然与其极高的市场占据率有关,几乎不中国高校、研究人员可以绕开知网,这也成为知网能够“名正言顺”连年涨价的资本,但也引发知网是否涉嫌垄断的争议。

  知网的发展经历了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中国期刊网等阶段。

  知网官网(www.cnki.net)资料显示,知网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KnowledgeInfrastructure,CNKI)的概念,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动员,始建于1999年6月,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运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名目。

  依据知网“CNKI工程大事记”介绍,1995年,《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正式破项。1998年,清华大学设立的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成立,中国学术期刊尺度化体系工程全面启动。1999年,清华大学集成《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收入的3500种期刊和另外3100种公开出版的期刊上网,开设“中国期刊网”站获准开明。

  同方股份2018年半年度呈文显示,同方知网的毛利率达到58.83%,领跑同方股份主要控股参股公司。

  2016年,同方知网营业收入为8.34亿元,毛利率63.48%,当年实现净利润1.76亿元。

  同方股份巨亏

  记者留心到,2018年12月28日,太原理工大学在其官网发布2019年暂停访问“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的告知,称因与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有限公司就“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续订价格及使用方式未达成一致,经研究决定,自2019年1月1日起,该校师生暂停访问 “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

  

  作为清华大学旗下企业矩阵成员,同方股份阅读业务广泛,目前主要产品包含了计算机、电视机、E人E本等商用跟花费类电子设备,还包括CNKI知识数据产品、安防安检装备、军用设备、城市节能、工业节能、大数据及云盘算软硬件、照明等相关产品。CNK常识数据产品重要指的就是中国知网。

  2004年,根据同方股份年报,该公司正式开通了寰球最大的中文知识门户网站“中国知网(cnki.net)”。

  2017年,同方知网业务收入达到9.7亿元,毛利率61.23%,当年实现净利润1.96亿元。

  近日,北京电影学院博士、在微博上晒出北大博士后录用通知书的演员翟天临,在娱乐圈被认为是高学历的学霸人设,但被曝出曾在直播互动中表示不知“什么是知网”。这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继而牵出已发表论文涉嫌抄袭,翟天临是否达到博士毕业前提等探讨。

  值得一提的是,只管知网可能持续保持不错的净利润,但其母公司同方股份的经营情况却并不空想。

  记者梳理发现,中国知网从属于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600100),同方股份领有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股份有限公司98.98%的股权。

  太原理工大学通知,自2019年1月1日起,该校师生暂停拜访 “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

  太原理工大学表现,在“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暂停访问期间,该校师生可通过藏书楼主页上的“万方数据知识服务系统”、“维普中文期刊服务平台”、“超星期刊”调换“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检索、下载期刊、博硕论文等文献,满足教养、科研需要,少量CNKI中国知网的独家文献可通过图书馆的文献传递服务免费获取。

  2004年底,清华同方(美国)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破独资企业――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与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清华同方光盘股份有限公司组成同方知网技术产业团体。

  国内博士生不识中国知网,有网友调侃称,相当于互联网从业者不知道BAT、做设计的不知道Photoshop、炒股的不知道证监会――这在各自范围内,是常识性的常识。